10博体育手机登录网址-10bet备用网址官网

管弦系

大事记

惊心动魄的比赛

编辑:来源:发布日期:2010-11-19 15:25:00本栏目内容由管弦系负责维护

惊心动魄的比赛

2010年印第安纳波里斯国际小提琴比赛(International Violin Competition of Indianapolis)于9月10-26日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举行。这是美洲唯一被“国际音乐比赛联合会”承认的小提琴比赛,被誉为“西半球的小提琴奥林匹克赛会”。本届比赛高手云集,来自12个国家的40名选手中不乏伊丽莎白女皇、柴可夫斯基、西贝柳斯、帕格尼尼、梅纽茵等国际比赛的获奖者。经过17天的角逐,我院08届管弦系学生谢昊明进入决赛并获得第四名,同时获得两项特别奖:小提琴和钢琴奏鸣曲最佳演奏奖、伊萨依无伴奏奏鸣曲最佳演奏奖。

 

9月9日:晚6:00报到。谢昊明住在Kelley先生的家里。Kelley先生已经68岁了,是位大提琴家。

9月10日:晚6:00开幕式。

回到家后,Kelley先生问谢昊明认不认识评委,谢昊明说不认识,他对谢昊明说,开幕式上你们也看到茱莉亚、柯蒂斯来了很多选手,尽管这次比赛采用非常先进的评分设备,但世界上的事情很难绝对公平的。印第安纳波利斯比赛前七届,美国选手进入决赛六次,一次获得第二名,五次获得第三名(此届美国选手最终也获得了第三)。不要想太多,上台尽情演奏。

 

15日:第一轮比赛前一个小时,因为琴弦很硬,很难拉,谢昊明就找到琴师查看,发现琴已开胶。因为没有备用琴,修理也已经来不及,只能这样上场。比赛时,因为琴开胶,琴弦很松。第一轮的曲目是巴赫的柔版与赋格,两首帕格尼尼随想曲,莫扎特奏鸣曲和埃尔加的爱的致意。每首拉完都获得观众热烈的掌声。最后一首爱的致意拉完后,很多观众都站起来鼓掌。Kelley先生非常高兴,请谢昊明和谢妈妈去饭店一起吃饭。吃完饭后,谢昊明回到比赛场地等候宣布复赛名单。拉雷多先生宣读了名单,谢昊明和另外一位中国选手陈佳峰都进入了复赛。

 

16日:中午一点去修琴,因为琴粘胶要17号才能拿到,琴师借给了谢昊明一把琴。试拉时,琴师说:“这些天,有二十多位选手来调过琴,他们几乎都是在拉音符,你则是在演奏音乐,你很会使用琴弓。”

 

17日:晚8点拿回了修好的琴。Kelley先生得知琴师有一把价值16万美金的Rogeri小提琴时,当即要买下给谢昊明使用,谢昊明再三推辞,Kelley说那赛后再说。

 

18日:由于修琴时需要拆卸下琴弦,所以虽然琴修好了,弦却没有了张力,音质也有了下降。但离第二轮只有两天时间了,反复考虑之后,还是换掉了整套琴弦。

 

20日:第二轮比赛,赛前林昭亮先生遇见谢昊明的妈妈,对她说:“谢昊明非常有才华,拉得非常好,爱的致意的色彩还是很难处理好的,他演奏的很好。他值得培养,比赛以后约个时间谢昊明给他上一节课。”

第二轮比赛曲目是贝多芬春天奏鸣曲,伊萨依第六独奏奏鸣曲,福雷第一奏鸣曲和比赛指定的一首新作品。因为琴弦新换,还是会跑音,但是还是比较顺利的完成了演奏。全场观众站起来长时间地热烈鼓掌,谢昊明谢幕了三次。林昭亮先生赛后找到谢昊明的妈妈,说:“大家评委会主席拉雷多先生想要见你。”这时拉雷多先生已经走过来,热情地与谢昊明的妈妈握手,并说了很多话。林昭亮先生见谢昊明的妈妈不懂英文,就翻译给谢昊明的妈妈说:“拉雷多先生说,这是一场非常动人的演奏,十分感人,非常少见。我很荣幸见到你们并欣赏到谢昊明的演奏。”之后林昭亮先生约谢昊明在闭幕式前跟他上课。

当天晚上宣布了决赛选手名单,谢昊明进入了决赛,非常高兴。

 

23日:晚8点比赛莫扎特协奏曲

拉完后,指挥和一些乐团成员对谢昊明说:“拉得很美。但是琴的音量有些小,低音出不来。你的前后两位选手都用的是斯特拉迪瓦里琴,这样一来,反差太大。”谢昊明也感觉自己这把琴的音量较小,压不住乐队的声音,高潮时声音穿不出来,演奏显得比较淡。于是当天晚上十点多,找到琴师借来了他的Rogeri小提琴。非常感谢热心的琴师的帮助。

 

24日:因为第二天晚上就要比赛柴可夫斯基协奏曲,所以谢昊明很早就起来练琴,以适应和熟悉这把刚刚拿到的Rogeri琴。这把琴与谢昊明自己的琴把位相差很多,张力和码子角度也大不一样。练习后发现因为琴的张力很大,自己的弓子却偏软,不能很好的演奏,正在着急时,中午十一点,琴师来到了Kelley先生家,谢昊明把情况告诉他后,他借给谢昊明一把价值2.5万美金的Sartory的弓子。Kelley先生看见这把弓,当即跟琴师买下,借谢昊明使用。

 

25日:晚8:00比赛柴可夫斯基协奏曲

上午10:00--12:00和乐团排练,Rogeri琴和Sartory弓还是没有熟悉,拉得不是很好,不过声音确实可以从乐队声中穿透出来了。虽然用新的琴弓只练了一天,完全没有把握,但是也只能冒一次险了。

晚上比赛时又出现了意外,在拉到华彩段时,弓毛断了一根,后来又断了两根(后来琴师说明说,因为这把Sartory弓长期存放没有使用,没有更换弓毛,弓毛老化了,所以出现了这种情况)。因为第一乐章华彩段之后没有任何停顿,所以没有任何机会可以拔掉断了的弓毛。断了的弓毛在弦上、指板上飘来飘去,谢昊明的神经顿时紧张起来。因为三根弓毛始终飘在指板上,左手按弦时一旦按到弓毛,快速运动中的弓子就会被扯住,甚至被打掉。整个第一乐章的后半段谢昊明的眼睛始终盯住弓毛,尤其在高把位的地方,弓毛甚至几次飘到谢昊明的左手手指间。不过最终有惊无险,比较顺利地拉完了第一乐章。

因为从9日以来都是比较大强度地练琴,再加上决定更换为Rogeri琴后不断练习以期能尽量熟悉把位,而这把琴琴弦又很高,谢昊明的手指尖在比赛前按弦的时候就开始隐隐作痛。拉到第三乐章时,手指又开始疼起来,拉完后才发现指肉和指甲连接处已经被拉开了。

演奏完后,全场观众都站起来长时间地鼓掌。谢昊明在后台见到了Kelley先生,他激动地对谢昊明说:“这是我四十年间听到的最好的一次柴科夫斯基。”

 

晚上11:00宣布了最后的名次,谢昊明获得了第四名。

 

宣布完结果后,谢昊明在后台遇见了林昭亮先生,他第一句话就问谢昊明是不是换琴了,谢昊明回答是。林昭亮先生得知谢昊明在前一天才换琴,非常惊讶,连声说:“太冒险了。”后来拉雷多先生和Smirnoff先生也都对谢昊明说:“以后比赛可不能再这样换琴了。这样做风险太大了。”不过谢昊明和Kelley先生却觉得这次换琴的决定是正确的。Kelley先生说:“你换琴的本事很大,拿着只拉了一天的琴弓去比赛,算得上一个奇迹了。”

  • 相关附件:
  • 相关链接: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